详细内容 Detailed content当前位置:首页 - 报刊百科
理解中国的数字化转型
发布时间:2016-09-02 09:38:58    浏览次数:1208

如今,认识中国的信息经济已成为认识中国国情的一部分。近日麦肯锡发布报告《中国的数字化转型》,向人们展示了一幅中国信息经济发展的乐观图景。 
  报告给出了互联网贡献的惊人数字预测:预计2013年至2025年,互联网将帮助中国提升GDP增长率0.3-1.0个百分点。这相当于每年4万亿元到14万亿元人民币的年GDP总量。当然,互联网最主要的贡献还不在于GDP贡献,而是报告所提的转型。报告指出:“互联网不仅可以成为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新引擎之一,更加重要的是,它还将改变经济增长的模式。”遗憾的是,报告对“更加重要”的转型语焉不详。我想在此补充一下。 
  中国经济的转型,主要是从增长的数量,转向增长的质量。由于统计的原因,增长的质量很难在GDP中反映出来。因为标准经济学把经济视为同质的,GDP只反映量的差异,而不反映质的差异。而质量却是质的差异性,质的量(也就是质的差异性的程度)很难表现。新经济增长理论的前沿探讨中,有垂直说与平行说两种理论来表现质的差异性。垂直说(熊彼特内生增长论)以“质量阶梯”表现质的差异性,平行说(代表性消费者理论)以产品多样性表现质的差异性。二者共同的特点都是认为质的变化,指向提高附加值,表现为提高产品和服务的议价能力。 
  如果说产业化改变的主要是量上的差异性,在数量(GDP)上不断做大;服务化改变的则主要是质上的差异性,在利润(价位)上不断做强。或者在同一产品中,表现为通过创新,不断迈上质量阶梯;或者在产品多样化中,通过定制不断增加品种,广泛满足差异化需求。 
  由此,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“转型”的变动方向所在。互联网在这方面的贡献,在于它能够促进整体经济的服务化,提高经济增长与发展的质量,提高经济附加值,推动中国从GDP“做大”,向附加值“做强”,从质量上“做优”转型。 
  中国的数字化转型可能带来双重的宏观经济贡献,其产业化方向的贡献,主要表现在GDP增长上,包括数字化产业(如互联网产业)的产值贡献,互联网+(产业互联网化)的产值贡献等;由GDP的增长,直接增加就业;其服务化方向的贡献,则主要表现为服务业比重的提高(包括各行各业服务附加值的提高),以及在GDP增长减速条件下提高就业。我们近年出现的新情况正是如此。电子商务为先锋的服务业发展对此起到了关键作用,它使GDP增速连年下降的同时,就业还能连年上升。对这一点,麦肯锡报告并没有指出来,需要更专业的经济学研究来进行数字挖掘和解释。 
  机理也正在发现。表现在“服务业增长率之谜”(服务业的GDP占比不断上升,总是伴以GDP增速的不断下降)的破解上。根据布鲁克模型,信息技术应用的发展、产品差异化的发展与服务业的发展在数据上表现为同步过程。由于数字化的主要技术经济作用是降低差异化的成本,支撑以提高差异化水平为重心的产业(服务业)迅速发展。这一发展的主要特征之一是因差异化(产品多样化或质量提升)而提高价格,从而在宏观上支持服务业占GDP比重不断上升;主要特征之二是大量吸收就业,新的发现是,随智能技术的发展,导致GDP增速下降的“成本病”也将消失。这是我们在《中国的数字化转型》中暂时还看不到,但在中国的数字化转型中最终可以看到的大结局。 
  理解数字化转型,像理解人生转世一样重要,它有利于我们更好投胎数字化生存。

原文来自:http://www.xzbu.com/8/view-6118276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