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 Detailed content当前位置:首页 - 报刊百科
数字报对纸质媒体的影响
发布时间:2016-01-19 11:48:09    浏览次数:990

近年来,面对汹涌澎湃的网络大潮的冲击,一些报纸纷纷走进历史博物馆。有人称,近几年倒下的体育类报纸几乎能组成一支足球队。《南方体育》、《北京足球报》、《体坛导报》等等都已销声匿迹。城市综合性报纸如《巷报》、《新周报》、《四川青年报》等也已停刊。为了应对网络给报业带来的冲击和影响,纸质媒界也开始纷纷尝试转型,进行报网互动,向网络进军。其中,最典型的手段便是数字报。 那么,数字报对传统的纸质报纸的发行、广告及办报理念会带来哪些影响?
  一.对广告:有利无弊
   1.数字报上网后,传统的纸质媒介的发行必然要受到影响,发行滑坡在所难免。但发行下降不等于看报的人少了,只是一部分读者由阅读纸质报纸改为阅读数字报纸。所以,下降的这部分读者群不仅不会走丢,反而会更忠实。因为他们不论何时也不论身居何地,只要有上网条件就可以随时看到报纸。尤其是经常出差的领导们更是如此。
  结论:对广告客户而言,“发行量”没有减少,因而也就不可能影响广告效果。
  2.数字报上线后,报纸的阅读率肯定有增无减。因为除了过去订报人在没有报纸的情况下可以上网看报外,没有条件订报的人、有条件订阅但不想花钱看报以及兴安盟以外的,对兴安盟感兴趣的人也可以通过网络浏览《兴安日报》。
  结论:对广告客户而言,广告的阅读率反而会增加。
  3.增加了广告发布的平台。数字报上线后,广告也一起随报纸上网。报形部分广告可以不另收费。这样,对做广告的人来说,花同样的钱,不仅可以在报纸上做广告,还可以在网上免费发布一次。即使抛开阅读增加的收益,单纯就多发布一次(网上),就不多收费而言,做广告的人也会乐意。
  结论:对广告客户而言,等于花同样的费用却在两个地方――传统报纸和网上数字报上发布广告。何乐而不为?!
  4.增加了发布的形式。数字报的广告除了报形广告外,还可点击放大(可以另收费)、还可以做成视频(可以另收费),而这部分的收费不是很高,广告客户可选也可不选。不选也不会对其广告有任何影响。
  结论:对广告客户而言,在报社既可以做文字、图片广告也可以做电视(视频)广告。这个视频广告不仅收费远远低于电视台,而且不论何时也不论何地都能看得到,甚至可以将广告推荐给朋友去看。
  5.增强了广告效果。上网者多数都是40岁以下的读者群,这部分读者消费能力强,容易冲动消费,超前消费。这一群体对增强广告效果极为有利。所以,新媒体的广告效果要远远高于传统媒体。
  结论:随着上网人数的增加,数字报的广告效果会越来越好。
  6.增加了创收渠道。数字报除了平面广告(文字、图片)外,还可以制作成音频、视频广告,还可以为企业事业单位制作专题片。这些平面以外的经营项目,对增加报社收入极为有利。当然,报社也可以组建自己的演播室和流媒体记者办视频节目。目前,新华社就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有效的尝试。
  结论:等于报社又有了一家电视台。
   二.对发行:影响很大
   数字报的上线,对报纸的发行肯定会带来影响和难度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但对党报而言,只要做好工作,对发行带来的影响完全可以掌控。因为党报的订户中党政机关占90%以上。而对于这些公费订户而言,他们更关心的能不能及时看到报纸,而不是哪一种形式。
  此外,之所以说可以掌控,是因为主动权在报社手里:
  1.数字报我们既然可以上,当然也就可以撤掉。如果确实对报社的收入造成很大影响了,当然可以撤掉。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。因为对城市类报纸而言,发行都在赔钱。即使党报,报纸发行的收入去掉印刷费、投递费也所剩无几。
  2.数字报的右键可以锁定,即数字报上的文章只能阅读不能下载。这样,对报纸的订户设置了复制权限。将来对公费订户可以采取:继续订阅,如果不要传统报纸,可以给他们数字报,不仅可以浏览也可以复制收藏,开放复制权限。
  3.报纸的版面可由现在的几个版变成N个版。数字报的容量是无限的,完全可以不受现在报纸版面的限制。这样,对订户可以放开发稿权限。所以,继续收报款也可有充分的理由,可以叫报款,也可以改称下载费、编辑费。当然,数字报需要报社转变办报的模式和观念。
   三.对投递、印刷:有弊无利
   对印刷而言,随着数字报影响力的扩大,订阅传统报纸的用户会越来越少,印刷份数当然也要随之越来越少。所以,对报纸印刷不会有任何利处。对报社而言,可能需要考虑份数下降后印刷成本上升的问题。
  投递与印刷一样。传统报纸的发行数量下降了,投递的份数也要下降。对报社而言,也需要考虑份数下降后投递成本上升的问题。
   四.对办报:鸟枪换大炮
   作为传统媒体老大的报纸来说,面对老二(电台)老三(电视台)的冲击,一直在使出混身解数与之抗衡。但苦于“兵器不足”和生产周期过长,面对鲜活的新闻只能眼看着新闻变成“旧闻”。而网络的出现和数字报的诞生将使这一切得到彻底的改变。
  一是相对于电视媒体的录制、剪辑、制作而言,平面媒体的优势让电视媒体望尘莫及。在新闻现场,只要有手机信号,我们的记者就可以通过笔记本和无线网络将文字、图片传回报社,经过后方编辑处理后发布到网站上。当然,记者也可以在现场将这些新闻直接上传到网站,供网民及时进行浏览。
  二是报社的记者也可以扛起摄像机、拿上数字录音机进行音频、视频采集。尤其是就视频采集而言,报社的优势将再一次显现。因为网站的视频越小,网民在浏览时就越顺畅。而且,网络播放的视频对视频的质量要求很低。所以,报社记者不用肩扛专业的、笨重的摄像机,只需带上数字DV即可。这些数字DV在采集到新闻素材后可以在笔记本上直接进行编辑、制作。并很快可以将这些新闻传送到报社或直接上传到网站。这一次又会让电视媒体望洋兴叹。
  三是由于长期在夹缝中生存,使报社记者养成了勤于思考,善于将枯燥的文字变生动的本领。相对于电视记者而言,报社记者更善于选取新闻角度、更善于挖掘深度、更善于新闻的策划。这些都有利于平面媒体记者在同一平台竞争中更具优势。
  数字报是报社的福音,也是平面媒体的必由之路。未来,谁将成为媒体老大?“广播没有把报纸打倒,电视没有把报纸打倒,网络也不可能将报纸打倒。”十年前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,报纸曾经这样给自己打气。十年后的今天,报纸还可以这样给自己打气,只要我们做好转型,未来将永远属于我们。因为,新媒体与报纸一样,都只是信息的承载方式。信息载体形态是纸张还是网络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永远是内容。

原文来自:http://www.xzbu.com/1/view-180603.htm